數字報

“神仙綜藝”《典籍裏的中國》央視熱播 關於中國典籍你需要了解的還有很多

2021-03-18 11:22:27|圖文來源:金陵晚報

央視文化節目《典籍裏的中國》開播以後火遍神州大地,節目用戲劇演繹的方式,帶觀眾回望典籍裏的故事,感受其中藴含的中國智慧、中國精神,感受華夏文明生生不息、薪火相傳。《尚書》《天工開物》等大家曾經覺得晦澀而遙遠的典籍都通過節目鮮活了起來,讓觀眾直呼“神仙綜藝”。節目之外,也有許多專家學者為傳播中國典籍付出了許多努力,這些不為人知的故事,讓記者講給你聽。

《尚書》研究請記住南京這位專家

《典籍裏的中國》第一集講的是《尚書》,“百歲老人”伏生一生捨命護《書》、講《書》、傳《書》的故事催人淚下。《尚書》,最早書名為《書》,是一部追述古代事蹟著作的彙編,為重要核心儒家經典之一,歷代儒家研習之基本書籍,“尚”即“上”,《尚書》就是上古的書,傳統《尚書》(又稱《今文尚書》)由伏生傳下來。傳説是上古文化《三墳五典》遺留著作。

上世紀80年代,《尚書》研究開始升温,並出現大量《尚書》研究的綜合性著作和《尚書》譯註。此後,隨着出土文獻的發現,《尚書》 研究更趨於深入。《尚書》流傳兩千多年來,眾多研究者對其進行解讀、辨析和揀擇。

提起《尚書》研究,就不得不提先秦史研究專家劉起釪,他在世時專攻《尚書》的校、釋、譯、論這一“絕學”。劉起釪是國學大師顧頡剛的弟子。因為家學淵源,劉起釪自幼熟讀古籍,並寫得一手漂亮的文言文。1962年,正承擔《尚書》 全書整理研究任務的顧頡剛,將劉起釪從南京調往北京中國科學院,協助其進行研究工作。此後,劉起釪就住在老師家中,與其共同研究《尚書》。1980年,顧頡剛去世之後,劉起釪又獨立承擔起整理《尚書》的工作,並寫出《尚書學史》《尚書校釋譯論》等要著。可以説,《尚書》的流傳、傳統文化的接續離不開劉起釪等諸多學者的奉獻。

《天工開物》因一部志書“重見天日”

《典籍裏的中國》 第二集聚焦中國首部關於農業和手工業生產技術的百科全書《天工開物》,致敬“古有《天工開物》,今人繼往開來”的科學精神。

節目中,相隔300餘年的袁隆平與《天工開物》作者宋應星透過一粒種子,找到了屬於科學家的共同夢想:求真務實、造福人民。他們用跨越時空的一次“握手”,帶領觀眾感受千百年來中華民族經世致用、為民謀福祉的不懈追求,也讓觀眾看到中國古代的偉大創造除了“四大發明”,還有取之不盡的豐富寶藏。

宋應星所著《天工開物》 全書共18卷,123幅圖,初版距今已有近400年。其中,不論是百姓汲水舂米的日常工具,還是製取海鹽、鍊鐵紡織的精巧技術,字裏行間都流淌着格物致知、經世致用的科學態度,迸發着熠熠生輝的智慧光芒。

《天工開物》初刊於明崇禎十年,到清順治年間被禁燬,遂在中國失傳。《天工開物》的“重見天日”,和一部志書有關。據省地方誌辦公室相關專家介紹,民國初年,有一個人查《雲南通志》的時候,發現裏面談到冶煉銅礦,引用了一本名叫《天工開物》的書,於是他想看看《天工開物》到底是本什麼書。然而找了許多圖書館、問了許多藏書家,都沒人知道這本書。最終,在法國的國家圖書館裏找到了《天工開物》的明朝最初的原刻本,印刷裝幀十分精美,可見明朝民間印刷工業的發達。然後按照這個原刻本,《天工開物》才在中國又廣為印行。後來,在浙江寧波也發現了《天工開物》初刻本,現藏國家圖書館,為國寶級文物。

《大學》告訴我們“生命的智慧”

“市民學堂”牛年新春第一講,也選擇了一部中國典籍《大學》進行專門講述。

《大學》是儒家經典“四書五經”之一,是整個儒家思想的綱要。《大學》原為儒家“六經”中《禮記》的第四十二篇,宋代朱熹將其抽出連同《中庸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合編註釋,稱為“四書”,宋代以後成為科舉考試的法定教材。《大學》的作者,一般來説是孔子的學生曾子。曾子、子思、孟子等傳承了孔子的心性哲學,被後世陸王心學繼承併發揚光大。

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戴傳江根據他幾十年研究《大學》的心得,做客“市民學堂”開講,主題是“《大學》裏的生命智慧”。通過他的解讀可以得知,在大學之道“八個條目”中,修身是根本的一條,而修身的起點是“正心”,《大學》 及整個儒家思想的起點與核心都是“正心”。

“正心就是心在當下,活在當下,內心沒有恐懼、好樂、憂患等糾葛的情緒,內心清靜、空靈。人之內心清靜,隨時活在當下,是人生幸福與事業成就最重要的基礎。”戴傳江説。


作者:邢虹 王峯 責任編輯:尹淑瓊